The Polysh – 透視真實,無所遁形的美學:攝影師 NICK VEASEY 專訪

忘記那些光滑或粗糙,捨棄表面的華美或破敗,X 光穿透偽裝與作態,這肉眼無法辨識、獨立存在的的光譜捕捉事物於肉眼的不可見,迫使你展現真實的內在,無所遁形。層層疊疊的形體魅影,黑灰白分明的反差色調,存在著理性而不容質疑的美感;但它卻又輕巧如幽靈魂魄,流失了原有的質感與重量—彷若輕吐一口氣,便將化為幻影,煙飛雲散—源自結構與解剖科學的實踐,卻也隱含審視真實的哲理。

褪去所有外在發生的視覺錯亂與喧嘩,英國攝影師 Nick Veasey 利用 X 光拍下事物內部的結構,以科學探究的實驗精神層層挖掘。X 光輻射的致命危險性也許讓 Nick Veasey 的創作態度嚴謹而不容妥協,但其展現科幻兼具真實意義的美感打破我們對「美」的膚淺認識,將事物的平凡庸俗轉譯為迷人優雅;不論有機或無機,拍攝物件的輪廓伴隨內部赤裸細節與被抽離的色調,拉出與觀者的距離感,冰冷而疏離。鏡頭下萬物在一致的靜默裡被重新下了神祕的註解—它們不是我們以往所知曉的存在,至少我們並未以這種方式仔細審視。

然而,Nick Veasey 藉 X 光展現的並非只是與眾不同的美感,更是當代社會價值對表象深信不疑的悲哀。讓他登上 2013 年七月份美國時代雜誌 TIME 封面的作品《After Trayvon》,便以一件相當普通、美國非裔青少年常穿的連帽運動服為拍攝對象,將 2012 年美國發生的非裔青少年 Trayvon Martin 命案,以及其後所引發的種族議題提出尖銳註解,探討長期懸而未決的種族歧視—當外在服裝成了判定社會識別與標籤的特定符號,概括與偏見被植入眾人心底,社會裡的種種對立現象便一觸即發。

「X 光拍攝是一個掏心掏肺的坦誠過程。」Nick Veasey 解釋。熟悉與陌生同時相伴的視覺感知,讓原為科學實驗的 X 光與藝術所引發的情感實驗連結—即便各顯臉孔、姿態、擁有不同文化與成長背景的我們,在這射線的滲透下,彼此的本質竟是如此相似。它聚焦內在,討論真實,反對現今社會裡對外在的極致吹捧與渴求,一視同仁地揭示赤裸—也許有些粗暴,亦是一種對外在判定的極端諷刺,其危險性更隱含著對真實追求而必須付出的代價,它卻供我們一種全新的角度觀看周遭世界;這不僅僅是出於對表象下的好奇,亦是對各種外在物質堆疊而成的社會價值與印象,一個強烈的質疑。這次我們與 Nick Veasey 一起聊聊,他以 X 光一路走來的創作理念與歷程。

.當初踏入攝影的契機是?請先與我們分享至今在攝影創作裡的旅程。

當我還在讀書時,我便對攝影非常有興趣,雖然我並沒有去研讀攝影或是取得相關的學位。事實上那時的我只是以年輕人的身分過著快樂的生活,沒有多去思考大學或是事業。最後我投入平面設計,而那重新燃起我對視覺思考的想法。我開始嘗試攝影實驗,做出極為抽象的彩色影像—這些都是在數位技術盛行之前,而到今天,我仍然喜歡用底片拍攝。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一段過程,是我決定做些與現今所見截然不同的事情。當我們閱讀那些教導你如何攝影的書籍,它們闡述如何拍出一張好的、成熟的照片,而事實上我們從中卻學不到任何新意。我的座右銘是「不要去閱讀指南手冊」,實驗就對了。藉由實驗嘗試創造獨特的作品所帶來的興奮,這想法重燃我對攝影的熱情。直到今日我仍然實踐這理念在我的作品之中,只是現在我只用 X 光拍攝。

.用 X 光嘗試拍攝各式各樣的物品與主題,是出於對事物表象下的真實樣貌感到好奇嗎?

是的,我充滿好奇,我想知道事物運作的方式與原理。我熱愛那些美好設計的事物,不論那來自大自然或是人類的雙手。而不論美麗與否,X 光揭示著事物內部那與生俱來的樣貌,它用一種不同的方式展現物件,讓我們對生活中平凡的事物懂得欣賞、感激,這也是我喜歡用 X 光攝影的原因。

.以 X 光作為拍攝手法,表現美感的方法與一般的攝影非常不同。這其中最有趣之處是?

學習操作 X 光以及其相關知識一直是個挑戰。它的確不同於一般的攝影,更多是關於科學領域的專長。對我來說 X 光攝影最迷人之處在於什麼能用 X 光拍攝,以及其可能性的延伸。我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是巨型的 X 光攝影,像是車子等物件;相信我,這些作品並非輕易能完成。我想創作的是,人們觀看後會有所想法與反應的作品。

.能與我們稍微介紹創作過程嗎?

關於 X 光在科學上的闡述原理並不難找到,那我談談我的創作過程。我在底片上用 X 光拍攝各種主題,而由於輻射非常危險,因此 X 光的拍攝與運用,必須在一個設計用來控制 X 光的房間內執行,我則在房間外進行曝光。然後物件的影像會出現在與物件相同大小的底片上,也因此巨大的物件拍攝需要極大量的 X 光來完成。這其中也存在著物件密度與重量的複雜考量—一件鋼鐵打造的物件所需的 X 光用量遠比一朵花多出許多。因此我常常需要用 X 光拍攝同一件物品數次,以得到最佳的細節顯現。創作的最後則是數位處理,透過電腦掃描這些底片,拼組成完整的影像。

.什麼樣的物件或主題會吸引你拍攝?

這一陣子我嘗試著以主題想法進行創作。我從前用 X 光拍攝所有可能拍攝的事物,但現在我想更專注。如同大多數的藝術家,當一個想法自我腦海中出現,我便試著去創造、完成,通常會延伸成一系列的作品。一個想法要經過我自己認可的處理過程,美麗、符合一件以 X 光完成的藝術作品,這兩者必須同時兼具。我試著創造能與觀眾產生連結的 x 光藝術作品,如同它們以各自的顯現與我連結。

.除了展現科幻與鬼魅般的美感外,你作品的創作過程也包含了科學研究的精神。你覺得科學在藝術裡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?

我視自己為世界上眾多結合科學於其作品實踐的藝術家之一。科學家與藝術家非常不同,他們更傾向於數據資料、事實以及研究的追尋;而藝術家則渴求美感、影響與情緒。在當代生活裡這兩個領域是截然不同的—科學與藝術宛如一對古怪的同床異夢情侶,不可思議地彼此對立卻又相互吸引。當科學家與藝術家被放在一起,他們便能創造出偉大的事物。看看過去的達文西到今日的 Damien Hirst,許多偉大的藝術家運用科學實踐在他們令人驚嘆的藝術創作裡。

.長久以來用 X 光拍攝各式各樣的物體與主題,至今面臨過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拍攝經驗或故事是?

我想分享每當我用 X 光拍攝新事物的興奮—那期待發現的不可思議感受。直到現在,每當我的底片進入沖洗處理的旅程,即將在原本還只是一張塑膠紙張上顯現影像,我依然會感受一股因期待而興奮的顫動。這是一門那些熱愛數位攝影的呆子們,正在錯失的類比攝影專業。對我來說,真正的攝影是將生活片段帶進暗房,而不是電腦螢幕上。願那生於黑暗之中、展現畫面的魔術能於世長存。

.除了揭示事物內部的真實樣貌,你希望透過這些作品帶給觀眾什麼樣的關注與啟發?

我的作品是一種完整直白的展現,我向內審視著一個物件主題的本質。在現在這個年代,我們對表面那些無實質重要意義的皮毛有太多的關注,但真實的滿足與熱愛其實來自於事物的內部。如果夠盡力審視,你會發現美麗存在於最平凡的狀態裡,只是我們都忙於別的事物而未曾注意。

.以人體來說,即使面孔不同,在 X 光的拍攝下我們每個個體卻都是非常相似的。像這樣的體認是否帶給你不同的角度,去觀察自己生活裡的人事物?

是的,我們每個人在本質上,內部皆極為相似。我不受名人或權力所干擾。同樣身而為人,我們對待彼此應該予以尊重與平等。

.最後,請談談你眼中的美。

「美麗遠多於膚淺的深度」,這句引言建立於我自身的信念—一段關係應建立在信任而非僅僅只是渴望。我並非反對對事物的渴望,而是一段關係的穩固勢必存在著另一種層次。我眼中的美,某種程度來說像是《電影齊瓦哥醫生》(Dr. Zhivago)裡,英國女演員 Julie Christie 那樣的存在—從未見過如此動人的女性(希望我太太不會讀到這篇文章)(笑);另一方面來說,是看見、認識那些令人敬畏、用盡心力與熱情創造的事物—不管是誰或是何物。不管是老生常談的尋常景象,或是事物的精華,我總在其中看見其與生俱來的美麗。

error: 內容已被保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