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北·仁愛 RenAi gallery】Algorithm & Appropriation 演算 & 挪用-Pascal Dombis, Caro Jost雙人展 2.15 – 4.2

WORKS (Click to enlarge)

‘Algorithm & Appropriation’ 「演算 & 挪用」
– Pascal Dombis, Caro Jost 雙人展

2020年2月Bluerider仁愛館雙人展,呈現法國的Pascal Dombis及德國的Caro Jost兩位藝術家,以不同的創作手法- 演算及挪用,各自探索關於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時代不同面向。Pascal Dombis利用Algorithm演算法作為創作方式,操作不同變項進而創造不同的視覺影像,透過立體光柵媒材的疊合,創造新型態的藝術語言,也帶出數位時代圖像的閱讀及資訊的傳播隨時間演進,如何改變人類生活的思考。Caro Jost 從藝術史中探尋過往藝術家的故事,挪用他們最原始的文本、親自抵達原始的時空場域,輸入素材、轉化 、重新編碼,直接用新的形式輸出,她向卓越的藝術成就致敬,並將精神性融入到自己的藝術作品中。使用「行動」即「藝術」的直接方式,表達一種自我發現的世界觀。

Pascal Dombis 帕斯卡爾·多比斯
(France, b.1965)

法國國立里昂應用科學學院主修工程科學學位,美國波士頓塔夫茨大學修習電腦藝術。現居住及創作於巴黎。出身工程及電腦科學的Pascal Dombis為法國知名數位藝術家,90年代開始利用電腦演算法作為創作手法,透過撰寫簡單的程式編碼,讓電腦進行重複性運算,操作不同變項而產出不同的視覺影像,透過立體光柵的疊合,作品呈現特殊未來感。Dombis有豐富的國際展覽經歷,包含巴黎大皇宮(Grand Palais)「藝術家與機器人」展,55屆威尼斯雙年展官方衛星展「Noise」,法國文化部於巴黎皇家宮殿(Palais Royal)委託客製現地計畫「Text(e)s~Fil(e)s」,巴黎白晝之夜(La nuit Blanche),義大利阿克里當代藝術博物館等。作品由布達佩斯美術館,日本大型企業Seiko Epson Corp.,Canon Inc.,韓國大邱美術館等重要機構永久收藏。

Dombis的創作深受美國文學家威廉.柏洛茲(William Burroughs)影響,柏洛茲創作使用的”Cut-Up”切割法,為重要的一種藝術實驗手法,將文本與圖片進行不同形式的切割與變形,再重新組合。Dombis選擇了柏洛茲在創作中探討文字與圖像之間關係的一些字句,如 ”Image is time”, “Image is trapped in word”, “Reality is a scanning pattern” 等,將這些文字或格言,以切割的形式加入作品 。同時,他定期在Google上進行 “關於Google (meta-google)” 的圖像的搜尋, 累積收集到的數百萬張的影像資料,有些關於Google行銷資訊,及未來網路推進發展的內容,有些則包含網路搜尋平台涉及監控議題的討論。Dombis將收集到的圖像大量地堆積排列,以立體光柵(Lenticular)的方式呈現,隨著觀眾身體的移動,動態、模糊、隨機的動態視覺,讓讀取這些圖像變得更加複雜,藉此討論數位時代中,數位演算、以及無法計數的數據資訊擴張,對現今社會的生活型態所帶來的影響。

圖像在歷史上早於文字之前被使用,身處數位科技之時,科技工具、大數據技術、人工智慧發展等,不僅影響未來也改變歷史,作為當代的藝術創作者 ,Dombis引用柏洛茲曾說”Image is Time”,圖像代表人們與時間的關係。利用演算法(Algorithms) 作為創作新媒材,創造新型態的藝術語言,也帶出數位時代圖像的閱讀及資訊的傳播隨時間演進,如何改變人類生活的思考。

Caro Jost 卡蘿·傑斯特
(Germany, b.1965)

慕尼黑大學法律學院及慕尼黑藝術學院畢業,現居住及創作於慕尼黑。每個藝術家都有自己喜歡的藝術家,然而將這種鍾愛在自己的作品中表露無遺的,就是來自德國慕尼黑的藝術家 Caro Jost,長期追溯以慕尼黑為大本營的抽象表現主義為主題創作。她的創作關於時間、空間及事件,另一成名系列Streetprints,造訪全球超過70個地點,將在街頭採集的痕跡烙印在畫布上。作品曾在紐約MoMA、紐約 Chelsea Art Museum、威尼斯 Guggenheim Collection等機構展出,並獲MoMA Library collection (The archives of MoMA, NY) 、Chelsea Art Museum (NY) 、Museum of the City of Munich等多間國際重要藝術機構永久收藏。

不使用畫筆或畫架,也不將攝影幻覺轉為現實,而從街道上尋找主題,Jost耗時數年完成的知名紀錄片作品Final traces of abstract expressionists,她追溯時代,像偵探般追蹤著前輩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的創作軌跡,造訪工作室並會面熟識藝術家的親屬及友人,走過藝術家取材的街道、公寓、會議場所、酒吧及展覽空間,所有的素材,關於逝去的藝術家,然而藝術仍在發展。抽象表現主義不以描繪具象為目標,而是透過點、線、面、色彩、形體、構圖來傳達各種情緒,沒有具象畫面,但紐約這個城市卻處處殘留著他們的足跡。當Hans Hoffman、Jackson Pollock、Mark Rothko等藝術家著正裝,在鏡頭前留下合照,在紐約各地的建築空間中留下他們的精神意志,在厚厚的剪貼紀錄本中,地上的痕跡烙印在畫布上,最後Caro Jost 站在Barnett Newman曾經駐足的地點,慢慢退後卻變成了自己作品中的人物,是一首穿越過去與現在時間交織的詩歌。

Caro Jost 也蒐集藝術家在某個特定時間點創作時使用的檔案,像是筆記手稿、 購買顏料的收據副本,挪用於畫布上再創作出屬於她的藝術,像是 Invoice painting B.N. February 8, 1956,Sketch G.M. March 15, 1922 (detail red, yellow and blue),Notes W.K. 1909 blue 等作品系列。這些材料購買的副本紀錄了現代重要藝術品的近期起源,Jost將它們化作創作的一部分。如康丁斯基居住慕尼黑時期的作品是以色彩為主導的浪漫概念,強調從物質主義中甦醒,讓觀看者被一陣陣厚彩的浪潮包圍;Jost則是一點一點地在模糊、不清晰的文本中,含蓄地分析這些色彩組成,重現The Blue Rider浪潮的浪漫色彩靈魂在作品上。

藝術上的Appropriation挪用,是適當地使用既有存在的物件及圖像,借用它、 採用它做出意義上的轉化,挪用的開端及翹楚是Marcel Duchamp使用readymades 現成物的概念,僅透過選擇工業產品及展示的過程來傳達藝術意義。自此之後,達達主義(Dada) Robert Rauschenberg 等藝術家都採用了非傳統的材料納入自己的作品。進到1990年代後的數位時代,不斷蛻變與進化的科技更讓藝術挪用的方式更加擴展,各式各樣的訊息、媒體都可以成為作品的一部分。

藝術層層疊疊不斷建構在過去的歷史上,Caro Jost 從藝術史中探尋過往藝術家 的故事,挪用他們最原始的文本、親自抵達原始的時空場域,輸入素材、轉化、重新編碼,直接用新的形式輸出,她向卓越的藝術成就致敬,並將精神性融入到自己的藝術作品中。使用「行動」即「藝術」的直接方式,表達一種自我發現的世界觀。一件件的作品像是無法被消去的副本,Jost將時間、痕跡、行動具體化,挪用,卻帶入一份愛意,存在於連續時空的美學物件裡。

 

Bluerider ART 台北·仁愛
Algorithm & Appropriation

演算 & 挪用
-Pascal Dombis, Caro Jost 雙人展

2.15 – 4.2

開放:9am – 6pm  Tue.-Sat.
台北市仁愛路四段25-1號10樓
10F., No.25-1, Sec. 4, Ren’ai Rd., Taipei

error: 內容已被保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