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西名人 ─ 藝術家Marck 在錄像與雕塑之間

他總是對生活周遭抱持著好奇心,並以雙眼觀察世界各角落。「任何物質、鏽蝕、顏色、形狀等很自然就能吸引我,我想以這些讓我有啟發的感想作創作。對於人也是如此,我想要表達我所看到的,人的一切狀態、情境,將這些成為我作品的一部分。」因此在他的作品中不難發現他經常模糊虛實之間的界線,試圖挑戰觀者感官的可能。

神秘框架的自我救贖

「水」是他創作中的經典元素,水的注入不僅放慢了一舉一動,更凸顯肢體與這股力量抗衡之美。比如作品《Waterwheel》中,影像人物自適地悠游於水中,隨著人物漸漸徘徊游移聚焦起空間的限制,觀者也隨著畫面人物潛入、摸索而喘息,希冀這一方出口將在不久後出現。作品《Clockwork》則為Bluerider ART全球獨家,結合影像和動力裝置,畫面人物以纖弱的體態躊躇著每一步,在方寸大的空間內不斷地移動,鐘擺墜下的瞬間凝結一切聲息,焦躁不安的情緒也隨著鐘擺的晃動被再再揪起。

之於他「每個人都是寂寞的,住在同一社區但也不見得能彼此了解,但寂寞也又能給予一種內心的安定。老建築和工廠也是一樣,它們令人感覺平靜又安寧。當擁有歷史的老建築被荒棄後散發著特殊的能量與寧靜,確實,廢棄老建築吸引我如同我喜歡處在人群中一樣。」

對馬克而言,這些創作本身並不被賦予任何特定的詮釋或答案,「我的影片不是種敘述,我想用影片表達一種情緒。」因此當觀者站在馬克的作品前,忍不住對重覆放映的畫面感到迷惘,甚至會掉進某一種真空的狀態之中時,馬克則表示,「我想要引發觀者的情緒,一種意圖去引發觀者內心某些感動。我不想去解釋或傳達特定的訊息,否則我應該就會是拍有情節的電影。我從未想強制加諸任何我的想法在觀者身上。」

於是框架裡無限循環的畫面像停不下來的人生與日常,無所謂既定劇本與敘事結構,觀者可各自解讀,亦可各自獲得救贖。

error: 內容已被保護!